杨杨

霸道总裁和卖火柴的小男孩

头像就要鬼畜点:

卖火柴的小男孩和霸道总裁
1.
「本煜从他那辆炫酷无敌拽的高贵黑加长林肯柔软华丽的车椅上挪开屁股时,命运就已经注定他经历过的10950里唯独此时此刻最为独特。」

寒冷的冰雪拍打在一幢民房屋檐阴影下瑟瑟发抖的男人脸上,他身前小小的粗糙竹篮里盛满长方形的纸盒,竹篮下是深深的积雪,积雪上有属于男人一深一浅的脚印。


好冷。


男人衣衫褴褛,肤色是不健康的惨白。冰天雪地之中他仅仅套了一件破洞的尼龙衬衫,脏兮兮的沾满泥土,灰尘和岁月的酸黄,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裤脚和裤裆被冰雪沁透,湿润的紧贴他下半身敏感的肌肤,寒冷刺破组织直达骨髓。他久久保持同样的动作,双脚已然麻木,但他知道他不能动,他知道一旦他动了,他怀里最后一点温热就会溜走,他便真的要在这个夜晚黯然离去。


可是好累啊。


白客的嘴唇嗫嚅着话语,组织起来便是一句苍白的想念。


“奶奶,我好冷……”


真的好冷啊。



“停车。”
本煜对着开车的司机冷冷抛出一句,双眸凝视在不远处角落的身影。司机配合的刹车,本煜推开车门,狂霸拽的把脚伸出他那辆高贵黑加长林肯,踏上雪地时还酷炫无比的拉了拉西装外套,微微颔首用余光瞥遍四周。


用慢镜头回放一下,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都这样演的。



本煜看到角落的那个身影点燃了一根火柴。橘红色和青蓝色交织跃动的微弱火苗在每个分子都刺骨的空气中燃烧。
空中浮动的冰凉水分子快要把火苗扑灭了。


他加快步伐想走到身影面前,当他的影子顺着光笼罩到身影上的时候,身影手中的火苗恰好在摇曳中熄灭。


本煜蹲下身子,伸手钳住了身影的手腕。
“女人,你在玩火。”


白客依然沉浸在火柴熄灭的悲伤里,目光呆滞直板的钉在地上。手腕上突如其来的疼痛和温暖没有打扰到他的出神,常年遭受折磨的他神经早已麻木。


他的手怎么这么凉?


本煜触摸到白客手腕的那一刻如此想到,旋即从白客简陋的装扮中明了。白客反应过来,感觉到钳制后也没说什么,木然昂首后对半蹲着的本煜道:


“要买火柴吗?”



“……”


“不买。”


“哦。那你要干嘛。”


白客有些失落,虽然他早就觉悟到在这个信息技术时代根本不会有人购买他潮湿的火柴。他重新拾出一盒火柴自顾自摩擦起来,接着全身心投入在他的幻想世界。


那个世界好温暖啊,有噼啪燃烧木柴的壁炉,有可口喷香的食物,有美丽芬芳的鲜花……


还有那个,慈祥的,坐在老人椅上的奶奶。



本煜很不满,因为这个脏兮兮的人是第一个无视他的人。

他本煜,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在亚洲第x富的100000000000平凡米非常尊贵柔软超级舒服大床上,所有人都喜欢他,聪明又英俊的他。他向来被人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爬碎了。


可这个人,是第一个无视他的人。


他刀削面般英俊刚毅的侧脸令万千少女倾倒,他转动迅速的大脑让无数商业精英钦佩。


可这个人竟然无视他!好大的胆子!
=tbc=
元宵河文。
群里的小伙伴不要看我我没写……
这次应该可以填完的。恩。
泥巴巴的梗,非常可爱!
呃总之祝大家元宵快乐恩。